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渊生源:第15章 变换的立场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渊生源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喂,过来帮下忙。

余阳捂着一只手钻进驾驶座位,鲜红色的液滴在下坠,我往后面一看,黎栗躺在后面的座位上,没见得有什么事情,我的伤余阳皱了皱眉头,我连忙把医药箱里面的药罐子拿出来,一通撒,不一会儿,血液就止住了,你在干嘛?为啥突然流血了,余阳抬起头,瞪了我一眼,你得陪我车窗修缮费。

我这才想起来我把车玻璃给砸了,我赶紧识趣地闭嘴给余阳包扎伤口。

    (本章完)。

    余阳凑过来,看见黎栗的样子,拍了拍她的脸,黎栗没什么反应,一时间束手无策,先把她扛到车子里边吧。

弄不好黎栗会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再弄一把土吃,我扶起黎栗,帮忙把黎栗弄到余阳背上,车钥匙掉地上了,你找找。

余阳背起黎栗就往车子的方向走,我转过身蹲下来扒拉地上的泥土,还好钥匙没有被踩断,沙土被扒开,钥匙就躺在沙子里,我拿着钥匙就跑。

    咔擦,尖锐硌脚的触感从脚底传来,不知道踩到了什么东西,真是临到危时百乱出,一时间我着实着急,就抬起脚踢开脚下的沙子,是一条红色的项坠,有点儿眼熟,好像是黎栗的。

我不好意思让黎栗久等,拽起项坠我就往车子的方向跑。

    约摸是吃了败仗的缘故,那帮混混气势此刻已经全无,他们本来就是乌合之众,此时也散的差不多了,围观的人也逐渐散去。

一打开车门,我就把手里的东西塞给了余阳,从他手里扶过黎栗。

    此时的黎栗已经没有了往昔的神气,黑色的夹克上沾满了尘土,靴子上几乎全是是粘腻的赤土,短发乱糟糟的,鼻梁上一条细小的伤疤,黑红色的血液已经凝结,眼神涣散。

刚才的打斗里,那些人的铁棍压根就没有碰到黎栗,黎栗不可能是被打成这样子的。

    余阳递过来一张小小的卡通创可贴和一根蘸着万花油的棉签,我接棉签涂了涂黎栗的伤口,撕开创可贴粘了上去。

望着车外的散去的人,我很好奇这班混混的来历,这些个混混感觉不是来抢劫的,感觉只是为了打一场架,你认识他们吗?余阳打开医药箱拿了一**药油,下了车打开黎栗旁边的车门,给黎栗的手被上药。

    嗯,估计是梁力家的人。

梁力是我们村子里的村霸,仗着儿子在警察局当差,在村子里欺行霸市了很多年,村子里大都是些没文化的老人留守,有苦无处说。

我们家一向都和他们家没有什么瓜葛,这突然来找我们的茬,还追到了高速公路上,是不是太过了啊?余阳摇摇头,他们想要那块地,上个月他们派了人来谈判,但是父亲没有答应。

    打照位这块地几十年来都是余家拿来种植桉树的私人属地,土壤并不肥沃,也没有矿脉,而且短时间内桉树地也种不活其他的植物,他们到底在图什么?    一时间我也没啥头绪,棉签上的血迹变多了,我把它丢进垃圾袋子,伸手去拿双氧水。

黎姑的文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余阳丢到了车子的后座,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现在卡在了两个座位的缝隙里面,我的手不知怎么的神使鬼差的就伸向了它,拿起来还没来得及打开文件夹,一张盖着红色印章的文件纸便飘飘然地掉了出来,赫然醒目的是加黑加粗的大标题打照位转让收购合同。

    又是打照位。

我把目光挪到签名盖章处,更让我意料之外的是署名人居然是黎姑,我赶紧拽了拽坐在前面的余阳,把文件纸捡起来递到他的面前。

    余阳愣了一下,他的眼神告诉我他分明也没有想到是这个局面,黎姑的加入,使得她和我们的利益立场现在是完全对立起来的了,如果没什么意外,我们终究要和黎姑站在对立的一面,父亲是这块地的法权人,而这时候父亲的失踪,使得我们孤立无援。

    相比起来立场的变换,我对黎姑收购打照位的目的更觉好奇,黎姑是一个精明人,这么一块没有价值的地皮黎姑却如此向往,难道这块地真的埋藏了什么宝藏?我突然想起来我们给黎姑看的信,黎姑唯一不同寻常之处好像就在这这,黎姑当时第一句话就是问寄信人,之后却表现得毫不知情,我总觉得黎姑知道点儿什么,但就是对我们刻意隐瞒了什么。

    我钻进副驾驶位,从座位底下摸出盒子,拿起已经开启了封口的信袋子,一个叠的整整齐齐的褐黄色信纸躺在信封里,我摊开信纸,却大为失望。

纸上全是乱七八糟的字符,有一些甚至不能称之为字符,就是画的一团糟的图案,散乱无章。

    《渊生源》各类小说的巅峰之作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1983520.com/books?n=1591.html
上一章        渊生源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