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龙骨与玫瑰:第十三章不良的日常(二)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龙骨与玫瑰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诺亚嬉皮笑脸地跑过来,兴奋地说:太好了,你终于发现哲学♂的美妙了,那时我想找你探讨的时候你还一副不乐意的样子。

    唉还真是不管什么话题,一旦加上♂♀这样的语气,就再也无法严肃起来了啊。拜恩在心里叹息道。

    遇上什么问题也不用先说,我们就先来务虚地谈一谈吧,你有什么想法吗?席德梅尔仍旧语气慈和地说道。

    这时候有愿意探讨的老师和师兄,真是件不错的事情。拜恩心想,他也就开门见山地说道:我想问,人为什么要活下去,以及人为了活下去,可以付出多少呢?

    那我也开门见山地首先回答这个问题,我曾经是为了自己的魔法进步而活着,但到了现在已经是这个年纪,我发觉在这个时代的前提下,魔法的元素已经稀薄,圣域便是个人成就的极限。那时我痛苦了很久,险些成为圣域以上自杀的第一人。

    再后来,我执着于人类整体魔法的进步,我投身在魔法师协会的建设中,将魔法师协会的影响遍布于整个大陆。之后,我寄希望于天才的发觉能够突破现在的魔法天顶,于是执着于魔法学校的教学。

    现在的情况你已经看到了,学习魔法终究是一件极为奢侈的事情,魔法塔局限在贵族子弟之中。而我,早已不想仅仅纠结于魔法,我希望能让人类作为一个整体,一直向前进步。我终究希望能够一直探索未知的领域。我活得太久了,或许对于现在的你们,这个想法没有太多的参考价值。席德梅尔捋了一下自己长长的白须,作为总结。顺便看了诺亚一眼。

    我?诺亚挠了挠头,说道:这种务虚的哲学话题其实非我所长,我活下去的原因可简单了,那就是研究一切有趣的事物,比如哲学,魔法,各式魔法器具,机械,现在对你龙族光明魔法很感兴趣。总之只要世界上还有未知的有趣事物,我似乎总是充满活力的。

    这两个人活得太纯粹了。拜恩心里不禁十分佩服。如果是他们的话,恐怕静心修炼就可以克服世上无数难关吧。看到两人正在看向自己,拜恩说;我的话,恐怕只能抛出一堆问题了。

    拜恩召唤出一把光质的弓箭,急速张开弓弦,瞄准直冲而来的林科,一发急速箭射向了林科的左肩,看箭矢头部格外明亮的光辉就知道拜恩应该是在箭头上附着了强大的魔力,林科手持双手剑在身体右侧摆出了一个标准的近身斜向前斩击的姿势冲锋,左肩是他最突前的部分,面对飞失的反应时间相对最短,但既然是前突之处,也是他的铠甲以及斗气防护最为紧密之处,他压低身形斗气向前压缩,并聚集在在左肩。同时冲势未缓,打算直接弹开箭矢,趁拜恩未能召唤新的武器时一举拿下拜恩。箭矢接触林科胸甲的瞬间,却并未如看山去般势大力沉,上面的光芒只是一个隐蔽的圣光术。林科不禁重心微乱,身型向前稍倾。以双手剑的长度,这一击斩击如果挥得完整将会挂到地面。拜恩抓住时机,一把召唤而出的长矛直刺林科腹部。林科紧急变势,重心用力向后仰,将长剑由前斩变为向上撩,意图斩断矛尖。拜恩用力直刺,矛尖断后仍大力将矛杆狠狠地捅上了林科的腹部。林科穿有板甲,更是四级以上的战士,这一下当然无法造成任何伤害。这一刻,林科心里已经觉得稳了双方即将进入近身战,他将可以再次吊打拜恩。但拜恩借住这一下刺击推开林科,拉开短暂距离的一瞬间,抬手就召唤一把长棍全身斗气剧烈爆发,当头向林科猛烈地砸了下来。林科此时被刺中腹部,脚步一晃,无法轻易地改变重心和位置,但如此简单地攻击怎么可能难住熟练的战士。林科扎定脚步,斜着架起长剑,将长棍用剑格挡下。当长棍的棍头伪锁地弯了下来,直奔林科脸面的时候,林科的脚步已经稳稳扎在地上,躲闪不及,斗气凝聚在双手与剑上,剩余的部分已经不够防御了。

    哈哈哈哈哈,让你整天说我杂而不经,吃亏了吧。拜恩一边狂笑着一边还不忘抢在一旁的木系治疗师之前,调集了巨量的魔力对着林科的脑袋放个四级的加长强效治愈术,让林科的脑袋在圣光沐浴中亮了足足一刻钟。林科正在头晕之中,又无法在国王和公主面前大吵大闹地翻脸,只有顶着发光发热的脑袋坐在那里生闷气,气得林科在治疗中伤口崩裂了数次,也不算浪费了加强版的治疗术。

    现在身负四级光明魔法和三级斗气的拜恩在诸位大师的教导下,已经可以和身为五级的战士林科打个四六开了。关键是斗气和光明魔法都有防护的效果,这使得在第一次被打脸之后,拜恩总是能在胜负中护住脸,而当他的鸡贼手段获得胜利的时候,他总是喜欢记仇地打林科的脸。

    谁让这货整天看不起我,嫉妒我和薇林关系好来着。林科心想,他甚至暗下决心,等他胜面更大时候就锻炼自己只打林科的脸。

    在和乔治国王学习的一年多以来巧而不精,勤奋不足。这是乔治国王对拜恩武技的评价,获胜基本靠的是取巧,缺乏最稳定的力量和速度,面对不如自己的敌人时你也可能失利,你在生活中也有些放荡了,克制和锻炼不足。但,既然你能越级挑战林科获胜,或许这种战斗方法本身就适合于可以变换武器的龙族光明魔法,这种作战方法比起战士更适合于刺客,我会将你推荐给一位刺客大师磨练技巧。国王的批评中肯而有益。

    拜恩,这或许是因为你左臂上的诅咒影响了你的力量和斗气的进步,对于仍旧没能找回记忆的你,可以安排自己的生活成这样,按说已经表现不错了。我对你太苛责了。乔治国王缓下语气,温和地对拜恩说道。

    哪里,您批评得是。拜恩听了大感惭愧。

    国王拍了拍拜恩的肩膀表示宽慰,但紧接着,国王看着拜恩,严肃地问道:拜恩,你的左臂是不是情况更加恶劣了?

    果然瞒不过您。拜恩脱下手套,展开衣袖,将枯槁的左臂展现在了阳光下,比之当初,这只枯槁的手臂看上去多了几分活气,但枯萎的部分,已经从小臂的下部,蔓延到了小臂的上部。现在小臂比以前感觉更明显了,这个延伸如果不到心脏的话,应当对我造不成影响。拜恩说道。

    这是!薇林吃惊地跑上前来,握住了拜恩枯槁的左臂。你不是说它已经静止了很久了吗?

    也就一两个月前,它开始起了变化。拜恩勉强笑着抽回了左臂,他不想让这不详的诅咒碰触到薇林。

    演练场上,陷入了一阵沉默。

    沉默了一会儿,乔治国王以拜恩前所未见的严肃语气向他说道:拜恩,我曾经是打算直接送你上前线去征战加快进度的,但是我发现你的天分非常不错,进步非常地迅速,于是想让你在安全的环境下修炼,这是我的失误。如果继续再这样修炼下去,恐怕是赶不上了,这种平静的训练方式以你现在的自律性,很难让你的光明魔法的进境可以压制住你左手的诅咒。

    现在,你有三个选择,拜恩。国王再次放慢了语速道:一、前往前线,在帝国的南方常有蛮族入侵,我会让你担任前线军官的职务,在冲锋陷阵中锻炼你的魔法和武技。二、去见刺客大师,成为刺客公会中的一员,你可以用危险的任务来磨练自己,这样你还可以继续现在的生活,目前看来这也是进境最快的方法。三、你仍旧可以继续现在的生活,努力学习和修炼。

    拜恩,这是我自私的期望,我希望你可以努力活下去。乔治国王温情脉脉地对拜恩说道。

    陛下,我这是拜恩第一次变得犹豫而结巴,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或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眼前的温情。

    这有什么好犹豫的,活下去,成为非凡者。薇林一步踏在了拜恩身前的石头上,居高临下地说,神采奕奕,霸气非凡,金色的长发与白色的衣襟飞舞,显得万分潇洒。

    薇林。拜恩能说出的话更少了,看着眼前一反常态的两人灼灼的金色眼眸。拜恩闭上眼也能感到目光的热度,这不熟悉的温暖。我想要挣扎着活下去吗,我害怕死亡吗?眼前温暖的目光,我是否真地有资格抓住它吗?拜恩想,或许,比起死亡,他更惧怕自己背叛承诺,遗忘誓言,追逐虚假的希望。

    不用着急做决定,拜恩。明天有一个王室的游猎活动,你也一起来参加吧。乔治国王这一天里最后的话语将拜恩先从纠结中拉了出来。

    席德梅尔老师,诺亚。我今天想和你们探讨一个哲学问题可以吗?走进席德梅尔的书房,拜恩劈头盖脸地就说道。

    《龙骨与玫瑰》各类小说的巅峰之作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1983520.com/books?n=209503.html
上一章        龙骨与玫瑰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