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七世命劫:十一、圣龙柏的封印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七世命劫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道士闭着双眼躺在那颗最大的古树上小憩,看着那古树上不断飘落的绿叶和摇摇欲坠的树枝,下面看的人都有点汗颜,那个道士难道就不怕掉下去吗?要知道那莫名其妙的湖泊不管是时渊凝聚许久而成的坚固灵力,还是梦昙杀伤力突破天际的元气都无一不被湖水在一瞬中瓦解成虚无。看着那毫无抵抗就落得同样下场的枝叶,貌似这颗古树也不是突破困境的关键,莫非,要把它砍了?然后在树底有另一条路可以进去?

    心回路转之间,风澈用眼神向时渊示意了一下,再用头向那株古树偏了一偏,手里元气微微聚集。时渊皱着眉头看着他这一系列动作,顿时心里有一丝明悟,嘴角微微挂起狡黠的笑容。而梦昙跟风澈相处不是一天两天了,他想干什么,她一眼就能看出来,就这样,在无声无息中三人达成了共识。

    一片叶子落在道士鼻梁上,皱了皱眉不知道为何心中泛起一丝不安,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下意识看了看考核的进展,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本那三人现在正杀气腾腾地聚集在自己身下这颗树前,忽蓝忽粉的光芒已经被凝聚得十分强盛,元气的暴动连树根都微微有些颤动,一记威力不俗的攻击仿佛就要在下一秒脱手而出。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快给我停下!要是这颗树倒进湖里,你们的考核就算失败!

    道士的脸色已经布满苍白,说话也已经有点不利索了,风澈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风轻云淡的道士居然也会露出如此惊慌的一面,突然而来的收功也阻止不了攻击的形成,虽然攻击在及时收敛下减弱几分,但还是有一部分朝那颗树看似粗壮的根茎扑逝而去。

    道士此时内心是崩溃的,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一届的考核者居然会把注意打到这株古树上面来,别人不知道,但他可是很清楚。这可不是林中那些要多少颗有多少颗的龙柏可以比拟的,它是从上古遗传下来还从未有人见过第二颗的圣龙柏啊!自己不仅是考核的接待人,更是这颗圣龙柏的守护者,如果今天由于自己的疏忽在这里被摧毁,那么自己也将面临神灵的追杀。

    不过幸亏发现得及时,道士风驰电掣之间就来到古树面前,一个八卦阵若隐若现在他面前形成,带着一股天地间的威严在那静静旋转,看起来风轻云淡的一招,却在与攻击接触时,连周围的空间都开始微微扭曲了,仿佛那股攻击只是人们的错觉一般,不到一瞬便烟消云散,不留一丝痕迹,而那八卦阵也随之迅速消失,周围的风很静,静得就像那一湖金黄的安详。

    看到道士松了口气,风澈他们也隐隐感到这颗古树的重要性,看起来往届的考核者也并非是通过这颗古树通过的考核,但好奇的驱使下还是问了下那深藏不露的道士。

    那颗古树到底是什么来历?

    听闻风澈他们的询问,看起来也不是有意为之,但以防他们再度打起这颗古树的注意,道士还是如实说明。

    你们还好意思问?你们知道你们差点闯下多大的祸吗?跟你们说清楚了,以后有什么招数要用的时候记得要离它远点。这是从古神时代就流传下来的圣龙柏,传说是由一条盘踞在此的圣龙所化而成,天地之间只有那么一株。它不仅落下叶片为维持这个湖泊,甚至这座葬神峰的存在提供能量,还封印着一个极其可怕的存在,幻古邪神。它所在之处皆为荒芜,不会有任何生命气息在它周围存在,它通过吞噬时间,空间,灵魂存活,原本我们这个世界是不复存在的,但不知为何,它被更为强大的神灵封印起来,整整花了7000年,先后在七个地方设下封印,才封印完毕,并将其残留煞气完全镇压,那也就是比黑暗统治更为古老的古神时代。而这株圣龙所化的圣龙柏也是唯一的七处封印之一,破除封印会发生什么事,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们再不好好执行这次考核任务,你们族落就要出大事了。

    话音刚落,道士也不再多看他们一眼,辗转腾挪之间又回到自己的休憩之处,一副隔世高人的模样继续渡过自己的安逸时光。

    看到时渊听完也是一脸愕然,风澈才知道,这个秘密并没有多少人知道,而这么危险的多年居然在自己身边存在这么多年,自己也是深感震撼。似乎感受到胸前的炽热,风澈下意识看了怀里那本古书一眼,从踏入这片湖泊附近他就留意到了,这本古书在他怀里一直忽明忽灭地闪着青金色的微微荧光,不管站在湖边哪个地方都是一如既往,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微微探过湖边时古书的光芒好像剧烈了几分。如果他估计没错,自己已经离符咒的所在很近了,但偷偷拿出来看的时候上面依旧没有一丝提示,有的只有那让人一头雾水的荧光,连自己在另一个空间遇见的那团光球也好久没听到她说话了,莫非她无法在其他时空出现?

    风澈摇摇头,把一腹疑惑抛在脑后,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主要是怎么通过面前的考核,想必通过后应该会有与符咒相关的线索出现,又或者符咒就在这湖底。正当一行人一筹莫展的时候,风澈突然感到身后袭来一阵凉意。

    连时渊和梦昙都没反应过来,一阵青紫交接的光芒带着轰鸣般的破空声从身边划过,没来得及看清发生什么事,只有体内的元气下意识在体外形成壁障对攻击造成缓冲,但也免不了三人被击飞的结局。梦昙在尘埃落定后,澄澈的美瞳忽而放大带着一脸不愿相信的悲绝望着风澈那个方向,刚才攻击的目标正是风澈。虽然不知道受伤情况如何,但刚才的冲击居然直接把他打入湖里!湖水只是静了几秒又再次汹涌起来,与之前他们用于试探的招数和落下的枯叶一样,风澈失去了所有音讯地消失在了湖中。

    哎呀哎呀,好像打错人了,这次偷袭我们可是耗费了很大一番气力呢。

    没有理会从密林里自顾自走出的两人,梦昙只感觉似乎连灵魂都被抽空,大脑中不断嗡嗡作响,跪伏在地上的娇小身躯无助地颤抖,一尘不染的白皙脸颊不断划过一丝丝晶莹,嘴唇用力抿起微微渗出一丝鲜红,滴答滴答落在地面就像内心破碎的声音。

    是你们?!

    看到来人,时渊也不再镇定,刚才风澈被打入死亡金湖那一幕他也看在眼中,要不是在附近有股古怪抑制力他怎么又会发觉不了两人的存在?还能让他们成功得手?不说被打入湖中的伙伴,光是之前的他们对自己妹妹做的那些事,就注定是一见面便不死不休的关系。

    很高兴你在临死前还记得我们,但很快你口气中就会带上浓浓感激了,像兄妹团聚这种事,我们南蛮族,最喜欢看到了。

    时渊再也抑制不住自己体内的寒冰煞气,凛冽的灵力连地面都开始带着冰晶龟裂开来,不多思考那把凤羽根根竖起的最强底牌再次带着破冰声从深蓝灵气中挣脱而出,但就在他的身影即将带着旺盛到极致的灵力向前突袭时,一根虚幻的玉笛带着勾心夺魄的元气将他生生拦下。粉色的烟云似乎有渗透灵魂平复情绪的魔力,除了一身依旧在咆哮的灵力,不知为何,一股隔世之感在短短一瞬溢满心脾。

    这次就由昙儿出手吧,昙儿也最喜欢,让一些不知深浅的人永远闭上从一开始就不该留下的臭嘴。

    哦?我们南蛮族下手可不分男女哦,小姑娘你不想步上他妹妹后尘的话就乖乖

    青发少女看到说话的人时依旧一脸不屑,权当之前没出手过的两人是因为实力太弱才畏缩一旁,就在她打算继续嘲讽时,一脸惊骇布满脸庞。

    风澈他们在湖泊旁边逗留了已经有一个时辰了,原本高高挂在头顶的午日已经掠过树梢往西边微微偏移,一缕缕压在身上的烈日已经少了几分炽热,石壁上盘旋的飞鸟身影也少了几许,满是尘埃的鸟巢仿佛是带着枯枝残木从崖壁逃离,却不曾想啪唧一声化为在崖下残留了有些岁月的枯枝残木相同的存在。

    这段时间内他们什么手段都试过了,但依旧面临那一湖金黄束手无策。无论是时渊寒气凛冽的冰棱屏障,在碰到湖面那一瞬隐隐有将湖水凝固的趋势,不多时,更加汹涌的湖水从四面八方涌来,将屏障一层层包裹住,没有一丝烟幕,也没有一声嘶响,仿佛凭空消失般将屏障瓦解为虚无。还是梦昙之前坚不可摧,杀伤力十足的意念波动将湖泊一分为二,喷溅起的金黄水花足足有几丈高,仿佛要戳破天际。但奇怪的是,湖边似乎有一道看不见的壁障,即将溅出水花啪哒啪哒在空中竖起一道道水洼,最后沿着壁障慢慢流淌回湖泊。不管怎么将湖水分开,湖泊仿佛没有湖底,不管攻击到达多深的地方都只有一望无尽的金色湖水。

    无法用元气包裹自身潜入湖底,无法将湖水移出湖泊,无法在湖中打出一条短暂的路径,甚至压根看不到湖底,根本无从得知任务物品在哪个方位。眼睁睁地看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湖边人的神色也开始镀上一层层凝重和惆怅。虽然不知道之前的考核者是怎样通过考核的,但肯定是有办法等等,之前几次考核也是做这个任务吗?风澈细细分析目前的窘境,抱着一丝看似不太可能的想法问向远方的道士。

    前几任的考核者啊他们从这湖里拿出的可不止是一片金叶。放心吧,考核只有这么一个,只要通过了,你们部族这二十年就安全了。

    《七世命劫》各类小说的巅峰之作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1983520.com/books?n=777.html
上一章        七世命劫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