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七世命劫:十七、风澈出手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七世命劫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话音未落,顿时一阵铺天盖地的鲜红色火焰朝领头人后面那个喋喋不休的族人袭去,他还没反应过来,那一脸傲慢的表情就被定格在这个时刻,直到在那冲天火光中化为灰烬时,才慢慢流露出瞳孔里的不可思议和无尽的悔恨。而周围那些不以为然的几个族人也受到这火光波及,但无论如何翻滚,用水系,冰系功法怎么浇灭都无济于事,只能带着凄厉的哀嚎中落得和之前那个族人一样的下场。

    他不是废物,你们才是。

    末痕将断剑深深插入地上,不屑地俯视下面的九黎族族人,深浅不一的火焰元气将他的气势高高衬托,宛若一尊战神。

    很好,找到了一个不错的靠山,但很可惜,在九黎族禁术的加持下我貌似比他强几分呢?我倒要看看他倒了,你该怎么办。

    中年男子看着末痕这狠劲,眼眶略微抽搐几分,但很快又将自己的情绪掩饰起来,其他族人不知道,可到了一定境界的人知道,如果对方的修为比自己低,或者只是略高几分的话,是会很明显地被对方察觉到的。这个白发少年目前只有人级四阶巅峰的修为,自己已经是人级五阶的境界,而后面的风澈和身边的神秘少女都与身后一些很弱的族人一样完全看不出修为的深浅,也就是说到底还是没突破人级二阶。可以说这场战斗已经胜券在握了,中年男子想到这,甚至开始一脸痴笑着幻想自己领着两件遗藏和风澈回去领功的场景。

    末痕听着对方的挑衅微微眯上双眼,对方的实力虽然比自己高,但自己也是有所察觉,这场决斗可以说胜负已定。按理说,阶与阶之间的差距可不是天差地别可以形容的,很少有人能成功跨阶挑战,无非是更高深莫测的功法,对元气的更深领悟,或者是在对方受伤的情况下进行挑战。自己什么优势都不占,不过自己有对方没有的东西,就是为了兄弟全力以赴的心。

    就在末痕燃起冲天元气准备出战的时候,不知何时来到身后的风澈将他拦下。

    这场决斗我来吧。

    你确定?你可知道他

    我都知道。

    看着风澈微笑盯向自己时的信誓旦旦,神色中还是有点不放心,但本人都这么说了自己还能说什么。也不墨迹转身向后走去,路过身边的时候拍了拍风澈的肩,我会随时出手的,你很重要。

    一旁的燕蕊一直默默看着这边发生的一切,两人的实力她都看在眼里,似乎远远不及在元气充沛的地牢中修炼了二十多年的她。而这个认识不久少年实力的深浅她就毫无头绪了,看起来和自己一样都选择了隐匿起来,又或者连人级二阶都没达到?一想起只手破除牢笼的他,在惊诧之余果断排除了第二种可能。只要实力到了人级七阶,以那可以说是驾轻就熟的操控元气能力就可以做到对自身修为的藏匿,如果修为更高一些甚至可以在别人观察时修改到比自身实力低的任意一阶。就是不知道,眼前少年的修为比人级七阶高出了多少。

    哦?终于决定放弃挣扎了?哈哈这就对了,废物就要有废物的

    突然几片落叶带着一股劲风迎面袭来,虽然一幕似曾相识,但感受着那风里远远不及那火光的威力,中年男子不屑地笑了笑,轻飘飘随手一道壁障挥出,就等着将那劲风随意拦下后继续耻笑风澈。看到劲风接触到屏障那刻,中年男子脸上的笑容更盛,但不出一瞬,便变为疑惑,讶然,恐慌,悲绝地被劲风摧枯拉朽破空带出。随着一阵阵剧痛袭来,中年男子简直不敢相信他刚才看到的那一幕,那屏障在接触一瞬不仅没挡住一丝元气,甚至连停下一秒都做不到,生生被瓦解为虚无,连爆破声都丝毫没有传出,和想象中截然相反,仿佛自己的防御才是被随意击毁的对象。更诡异的是这残留的余力作用在自己身上时,不管用元气抵挡也好,修复也好,只要触碰到这攻击全都会凭空消失,就像从未存在过那样。

    血液将中年男子的意识染得鲜红,疼痛已经让他睁不开双眼了,唯一的感觉就是无尽的后悔和不甘,同时还有一丝不可置信,到现在都很难相信那个天天被他们叫做废物的人,如今会以如此轻易一招在他最得意的状态下将他打得濒临死亡。但风澈还是留手了,中年男子在空中划过一条美丽的弧线后,嘭的一声把远处的地面砸出一个小坑,并往后破开了几层石块后才堪堪停了下来。在一阵颤抖中,带着浑身血红缓缓挣扎着勉强站了起来,剧烈的喘息下甚至还让他咳出一口血痰,看来有一段时间内是无法参与任何战斗了。

    这一幕也被末痕和燕蕊看在眼里,燕蕊很惊讶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她虽然知道风澈很强但还是第一次看到元气和元气的碰撞会以这种方式收场,达到人级七阶的她知道不管多么微弱的元气在面对强悍元气的撞击都会多少产生元气排斥的现象,也就是平时看到的爆炸。虽然较弱的元气不会对较强的元气产生多大影响,但较强的元气之间只要接触就会产生反作用力,而这股爆炸的大部分威力也是源于反作用力的影响。而刚才看到的那一幕,更像是硬生生将其从世上抹除,毫无阻碍的掠过,隐约之间有种感觉那名为风澈少年身上的力量,已经超出这个时空的规则影响了。

    而末痕没有想那么多,他很单纯,只是惊讶得连下巴都停在半空中,这已经不是强多少的问题了,这是完全碾压的节奏。这实力恐怕他和时渊再加上南蛮族那两人也根本无法对抗,真是没想到九黎族这次来的人居然会这么强。等等,自己族落的考核人这么强然后族人们好像一点都不知道?反而还一副以为他很弱的样子?突然而来的疑惑让末痕有点转不过弯来,想了一会没有答案就干脆不想了,还是安安静静待在一边看风澈的动向。

    其他族人这时已经不敢出声了,有甚者已经趁他们心猿意马的时候偷偷离开,他们害怕之前的言论也会导致自己沦落到中年男子一样的下场,但大多数留在场上的人已经瘫痪在地低头不敢再看风澈一眼。风澈看到这一幕,微微叹了口气,虽然他们之前的叫嚣模样很欠教训,但毕竟还是同个族落长大的人,再加上这副身体原主人的羁绊情愫在此时隐隐作祟,随之也不再管远方那个血淋林的中年男子,回头带上末痕和燕蕊两人向远方走去。夕阳将他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就像葬神峰上那颗俯视苍生的圣龙柏。

    一路无话,仿佛还在刚才的震惊中久久不能反应过来,但不知不觉已经隐约能看到夕阳下更加金灿的考核之湖。突然,一股青紫光束带着撕天裂地的威势拔地而起。

    你看起来认识他们?他们在干嘛?野炊吗?

    末痕发现风澈一言不发地望向他,竟有些不好意思回望,甚至眼中还有一些躲闪,风澈看着平时大大咧咧的白发少年此时这番模样有些哭笑不得。内心里纠结了一会,咬紧嘴唇的末痕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低下的头突然昂起,眼中没有了之前的浮躁和吊儿郎当,取之而代的是坚定和几丝成熟。

    对不起,以前是我冲动了,请让我回到你们身边。

    没事,我早就不放在心上了,你可是我们最重要的伙伴,欢迎回来。

    你怎么不早说,原来真的忘了。罢了罢了,兄弟之间计较什么,先把眼前这些家伙解决了再说。

    看着风澈的宽大胸襟,末痕打个哈哈恢复了以往的风轻云淡,但这次,却没有了以往的轻浮,站起身拖着火焰断剑站在风澈身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隐约之间甚至能感觉到其实力微微有些提升。

    燕蕊一直静静在旁边看着这一幕,甚至有些发呆,直到末痕说要走过来的时候才恢复了几分清明,但在末痕还未走到他们面前时,就轻轻用手肘戳了戳旁边的风澈,用元气包裹着难以察觉的细微声响隔空传音到风澈耳畔。

    他刚才挺帅的,他也是你们一伙的吗?也让我加入呗。

    看着燕蕊一打开就停不下的话匣子,有时真怀疑这到底还是不是个被关了二十年不见天日的少女了,但风澈只是苦笑地点了点头。他若有所思地望着山顶,一伙吗?就不知道这个临时组成的小团队到考核结束还在不在了,不过这种和伙伴在一起的感觉,似乎挺好。

    我当是谁,原来是我们族内那个走到哪里都遭人唾弃的小废物,怎么?找到几个和你一样的废物跑到我们面前扮演受欢迎的角色么?啧啧,别白费劲了,你只要知道我们这边随便一个人都比你强就对了,废物就应该有废物的

    《七世命劫》各类小说的巅峰之作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1983520.com/books?n=777.html
上一章        七世命劫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