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七世命劫:十八、秒杀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七世命劫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低头望向身旁一腔悲怆语气的时渊,他微微沉落的眉梢下满眼都是凝重,浑身磅礴的深蓝寒气前所未有地躁动起来,脚边的土地几乎凝满了厚厚冰晶,看着身边发生的这一切,梦昙并未答话,细细观察那远处雾气呼啸的南蛮族,试图查找出一丝一毫有机可乘的地方。

    禁术的发动就没有限制之类的吗?

    如果要说限制的话,发动时要付出的极大代价就是所有禁术无一例外的限制,可能是大量元气的消耗,也可能是需要献祭奇珍异宝,甚至流失自己的生命去支持。但南蛮族的禁术我了解不多,只知道他们有一招能孕育出毁天灭地的生物,而且发动起来六亲不认,南蛮族历史上就有过这么一代举族毁灭在这一招上,所有族人奋力抵抗都无济于事,后来这一招就失传了,没想到如今居然再次出现。

    但远处的生物并没有留给他们太多时间,几乎是时渊话音刚落的同时,那团雾气体内有一团青紫色的摧残光团不知何时就凝聚完毕,冲天光芒拔地而起,一束粗大的激光挣脱开雾气的束缚呼啸着朝梦昙两人袭来。但看那覆盖的面积根本无法躲避,连远处的道士也凝重地汇聚起黑白八卦阵,时渊看了看那道士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随着身上深蓝色元气的越发澎湃,身体也略微虚化起来。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久,但认识你们很高兴,希望下辈子我们还是伙伴。

    说着时渊就要发动不知道什么样的功法,梦昙咬紧嘴唇,想阻止这一切时却无可奈何,就算自己天赋异鼎,就算自己修炼了最强的功法,可直到真正卷入这个时空争斗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是这么渺小,这么无助。不知为何,看着时渊即将一去不回的背影,自己下意识想起了风澈,仿佛只有在他身边才能感觉到真正的安心,但他早已被打入湖中,现在可能

    手下留人!

    就在时渊发动禁术的前一刻,突然一阵暗青色的风夹杂着几片颜色幽深的叶呼啸而来,身上躁动的元气仿佛遇水即溶般慢慢平稳下去,自己发动的禁术居然被生生解除了!这怎么可能?还没听说过哪族有这样的功法可以解除已经准备完毕的禁术,即便是鲧合族的时光返溯之力也做不到,更别说可能是南蛮族的援军了,到底是何方神圣插手此事?而且,这声音听着好像还有点耳熟?

    而梦昙对这声音是再熟悉不过了,一开始只是愣了一下,然后看着远方的身影越来越近莫名一阵感动溢满心扉,眼眶开始发红湿润。

    暗青色的风接触到那激光的时候彼此都停顿了下,随之剧烈的爆破一涌而出,震荡得青风以爆破点为中心开始不停旋转。但也只有这么一下对青风造成了影响,爆破开来的元气在接触到旋转的青风后,直接凭空消失般不再惊起一丝声响,被护在青风后的众人在这股跌宕起伏的爆鸣声中安然无恙,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之前用尽全力都无法完全挡住的攻势,就这样烟消云散。

    风澈脚尖往地面轻轻一点,不惊起一丝尘埃就从一望无尽的高空中落下,梦昙他们正高兴着,末痕和燕蕊也嘭的一声落在风澈身后。时渊看到末痕后,并没有多惊讶,极其了解末痕的他在末痕一脸歉意的眼神中递过一个鼓励的微笑。

    什么都不用说了,欢迎回来。

    你这么善解人意真让人不习惯,这可不代表下次的族内比试我会放水给你。

    末痕大大咧咧地拍了拍时渊,看到两人的隔阂荡然无存风澈心中略微感到欣慰。

    风澈哥哥,太好了,我就知道你还没死。而且,看起来好像比之前强了很多嘛。

    梦昙泪眼朦胧地看着这个让自己担心了很久的人,虽然之前和南蛮族的战斗中可以说是用尽全力,可依旧会时不时瞟向湖面几眼,这种心不在焉也是她没能在禁术发动前及时重创南蛮族的原因之一。即便风澈将自身修为隐藏得天衣无缝,但心思细腻的她还是察觉到风澈的微小变化,之前只是隐隐感觉到他体内好像有什么阻碍,正是如此梦昙才一直待在他身边没敢轻易出手。不过现在那种感觉已经完全消失了,甚至还有种很磅礴的东西在他体内出现,而这些,却是梦昙所难以在内心想清的。

    我如果死了,谁来照顾我们的爱哭鬼呢。

    谁,谁要你照顾了?昙儿自己就可以好好的。

    躲开风澈伸过来想要擦拭自己泪花的手指,梦昙带着一脸羞红倔强地把头扭向一边,嘟着粉嫩的小嘴巴眼神迷离中有些躲闪。一旁的燕蕊似笑非笑地在两人身上来回巡视,看来这个谜一样的男子身上还有很多有趣的东西呢。

    时渊看了看场上四人毫无异状后也松了口气,随即也发现了站在风澈后面的双马尾少女,一身的傲然无形之中彰显着自己的不一般。

    如果你在三苗族提起燕蕊这个名字,可能会引起轰动。

    不等时渊多加询问,被众人遗忘在旁的青紫色雾霾再次咆哮起来,看到自己的蓄力一击这么轻易就被破解,显然是引起那个奇怪生物的不服。不等它再次有所动作,风澈微微抬起左手,手上黑叶萦绕,不一会儿一团青风在掌心再次凝聚而成,风澈左眼一瞪,呼啸的气旋带着遮天蔽日的气势卷起层层泥地瞬然从生物身上掠过,只见那头奇怪生物一动不动地呆立原地,身上的紫雾也没被惊起一缕。

    天地间就这样安静了三秒,身上一个蛇头像是从旁边被切碎般化为齑粉落向地面,随后齑粉随风飘散化为虚无,接着奇怪生物身上更多部位一截一截掉落了下来,一分为二的面孔带着一眼不甘,从左到右,砰然爆碎,不多时,那团顶天立地的紫雾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消失在天地之间。安静的气氛依旧在众人之间传荡,甚至连远方道士咕噜一声吞下一口唾沫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刚才梦昙两人的打斗他全都看在眼里,那奇怪生物的难缠程度他也心知肚明,就算是他亲自上场也没法如此干净利落地将其解决。而且从少年刚才的招式上看,不知道为何有种熟悉的感觉,就仿佛,自己身下这片金湖。圣龙柏的传承么?但即便是上一任的考核者,自己也从未在他们身上看到如此可怕的力量啊,隐隐中有一丝不安浮上道士心头。

    谁能告诉我我刚才杀了个什么玩意,又是从不知道哪里跑出来其他时空的生物吗?

    看着风澈的一脸疑惑,梦昙和时渊有些哭笑不得。合着一招被人家秒了,到最后人家连自己的名号都不知道,想必南蛮族那两人要是还活着的话,会气得跑过来拼命吧。

    啪啪啪,又一阵掌声从远处传来,风澈已经见怪不怪了,好像这个时空的人都喜欢用这种方式出场,但知道来人越来越近,最后出现在他们面前被看清楚以后,一股复杂的神色镀上风澈脸庞,他下意识皱着眉头看了看梦昙,只见她一双精致的美眸此时正不断放大着深邃的瞳孔,无尽的惆怅和不知所措充斥在她越发憔悴的面孔上。

    空中熙熙攘攘的白已经飘落大半,不知不觉中从地平线袭来的黄晕染彻了整片天地,一阵风将长袍高高托起,在变幻莫测的红霞中恣意飘扬,树梢假寐已久的道士微微抬起头,看向那水光接天的金黄,和带着一声声巨大声响在地上辗转腾挪的三人。

    在梦昙所修功法特性的影响下,其掠过的身影连空间都虚幻了起来,隐隐约约月能看到期间落下点点粉红色的晶莹,但旁人只是一眼瞟过,并没细究那到底是什么物质。她刚闪身而过,就有一根青紫色的束链在她身后激起漫天飞尘,沿着她逃离的方向破开一层层碎石疾速甩去,留下的巨大沟壑其截面光滑如壁,丝毫看不出在破坏时看似坚硬的土地有起到多少阻碍作用。

    场上的形式给梦昙和时渊留下了一脸凝重,再看向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一团略微有人形的青紫色雾霾,控制这团雾霾的是最上方一张扭曲诡异的脸,那相貌乍看之下有点像紫发少年和青发少女的聚合,但不再是一尘不染的五官,而是各种实体化的元气,煞气深深浅浅地布满脸颊。其身驱在空气中变幻莫测,除了时隐时现的几条青蛇和几块紫色晶体镶嵌其中,其他部位都变得虚幻起来。

    虽然一开始那青紫色虫茧不知道在孕育些什么,但即便在时渊的加入后两人奋力合击那虫茧,依旧没起到多大效果,随着时间的流逝,所有攻击对虫茧的影响越来越弱,直到完全失效的时候,突然看到虫茧上莫名裂开一条缝隙。时渊一喜以为是他们的攻击终于起到了效果,但一旁的梦昙脸色突变拉着时渊往后面跃出好大一段距离。随后那裂缝的产生并没有停止,而是延伸出更多的缝隙慢慢布满整个虫茧。看来那虫茧已经孕育完成,就是不知道从这南蛮禁术凝聚出的虫茧里到底会跑出什么东西,化茧成蝶?但从那缝隙中跑出的骇人紫煞上看,反正不是什么正常生物就对了。

    随着紫青色的煞气的不断飘出,它们并没有随风消散,而是聚成一团不断蠕动使其颜色越变越深,直到最后一缕煞气飘出,青紫虫茧也慢慢分崩瓦解化成一缕轻烟飘散而上。在最后的轻烟聚拢完毕时,两团深红色的光芒从烟雾中迸射而出,仔细一看原来是那奇怪生物的眼睛,随后慢慢凝聚成形,变成后来梦昙两人看到的那副姿态。

    梦昙后面无论全力发出几道攻击但无一不是石沉大海般淹没在那奇特的身躯上,而南蛮族的攻击虽然可以勉强挡下,但后续的冲击力爆破力也让梦昙和时渊体内外开始出现大大小小的伤势,随着战况的推移,两人已经到了元气耗尽,基本再遭受一两次攻击就会丧命此地的地步了。

    南蛮族真够疯狂,从那生物痛苦的表情上看,用了禁术的两人在这场战斗结束后也不见得能安然无恙吧,又或者连存活都成问题?单单人级六阶巅峰的境界都有如此威力,如果是人级七阶或者以上算了,看来自己是没那个福分修炼到那种地步了,另外再加上那生物诡异的体质,我们两人,只有一人有机会活下来。梦昙,你先走吧,我看得出,还有更重要的人在等着你,只要哪天你遇见了百越族的人,替我传个话就够了,百越的骄傲,时渊永远记得。

    《七世命劫》各类小说的巅峰之作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1983520.com/books?n=777.html
上一章        七世命劫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