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七世命劫:十九、万寂影叶杀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七世命劫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听,他好像在念叨什么。

    可是这么远听不清啊。

    刹那间天地颜色大变!大地在不知从何而来的狂躁巨风中震颤地龟裂,满天飞扬的尘埃,碎石,落叶,呈一种被空间扭曲的姿态旋转着飞往风澈手心,并在期间化为齑粉,巨大的呼啸声铺天盖地让众人五官都快失去了感觉,庞大的风压不断拍打在身上压迫得连血液都几乎不能流动。而族长那边的情况更是惨淡,他含辛茹苦凝聚出的灰色激光在空间螺旋中被生生绞为虚无,各种事物的倒影狂魔乱舞般从族长身上穿梭而去钻出一个个血洞,整个人看上去已经变得模糊不清,族长剧痛中却无法逃离甚至连求饶声都发不出,眼睁睁带着无尽的后悔和不甘渐渐被吸附到风澈掌心,随后掌心传来一阵暗青色的爆炸,吞没了整个空间,而余波不偏不倚地从梦昙他们头上掠过。

    爆炸持续了好久好久,才停歇下来,梦昙他们抬头在望向战场,此处除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深坑不再有其他残余,天地之间陷入一股诡异的寂静。远方的道士已经趴在树边颤抖得不能说话了,幸亏没和他们为敌,真要面对这一招,怕是自己最强盛的时期凝聚出的防御也扛不住。

    兄弟你刚才是想毁山吧?这招太强了我想拜你为师啊。

    九黎族禁术?可从未见过有这招的记载又貌似很少有禁术能有这等威力。

    你用了禁术?快下来给姐姐看看,姐姐包治百病。

    之前风澈给他们的震颤就够多了,然而这一手更是让他们集体呆愣了很久,等风澈回到他们身边就更是问候个不停,直到燕蕊动用她的光系功法内外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任何损伤排除了禁术的可能后,众人又再度陷入惊叹中。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九黎族把他们的铁匠铺搬进这山里来了?

    你们看那边。

    考核之湖的另一边渐渐晰出几个人影,他们穿着统一的盔甲,腰上挂着把银剑摇摇欲坠,还有肩头让燕蕊满眼浮现恐慌的手爪图案肩章。

    黄昏下的葬神峰有种说不出的美感,山边的溪涧像少女腰间的透明束带般紧紧缠绕山边,溪上偶尔有渔船飘过,渔歌唱晚,连路过的山风都听得入迷,栖息在天地之间,吹弄即离的落叶,一点一点似水如墨地给这清幽凡间上色。山下,一队人影抬头望着山顶,发出咔啦咔啦的金属摩擦。

    我就说这边怎么这么热闹呢,原来是我们族里出名的小废物带着我的女儿躲到这深山来了,还带走了不该带走的东西?如果识相的话,就把东西交出来,我可以让你死得快活一点。

    哦?交出来?交什么出来?背着九黎族偷偷献给其他族落的活人祭品还是剥削族人供奉皇室的奇珍异宝?

    看到风澈毫不畏惧地回敬自己的挑衅,族长明显愣了一下,这可和他想象中的反应不太一样,要换以前他不管如何当众辱骂风澈,虽然对方会一脸愠怒,但也不会有丝毫反抗,不管是弱小也好,脾气好也罢,或者是看在他女儿的面子上不愿计较,族长已经习惯了那个言听计从的风澈。想必是刚才击杀南蛮族才给了他自信了吧,呵呵,现在的自己可不是南蛮族的废物可以比的。

    族长别有心思地想了一想,随后依旧自以为然的站那邪笑,却丝毫没发觉身后族人对自己投来的异样眼光。活人祭品?奇珍异宝?自己的族长还背着族落做过这种事?但对族落没有多少荣誉感的族人也只是心中略微闪过这么一丝鄙夷,完全不敢表现出来,他们现在只想在这次围剿任务中多捞点功绩好回去拿更多奖赏,关于族长做了什么,九黎族的尊严被如何践踏,他们才不管呢。

    父亲,族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知道女儿我有多担忧吗?

    梦昙依旧一脸忧患地询问着那个所谓的父亲,眼神中还略微带了点希望,希望他能告诉自己是忘了,或者随便编个什么借口敷衍自己也行,只要能让自己知道他是在乎自己的,并不是

    不要叫我父亲!我没有你这个女儿,快老老实实把族里的东西交出来!不然你和这个废物今天就留在这吧!

    你的确不该叫他父亲,一个杀了你亲生父亲的人,又怎么会有资格做你父亲呢?

    梦昙一脸不可思议地望向那个许久不吭声的道士,只见他一脸鄙夷地望着那个自以为是的族长,族长看到道士,眼中闪过一丝躲闪,但也没有解释什么,而是继续带着傲慢的邪笑看向风澈他们,丝毫不理会此时哭得梨花带雨一脸绝望望向自己的梦昙。

    风澈叹了口气,想要伸手安慰梦昙却不曾想她率先扑进自己怀里,带着满肩颤抖和满腔呜咽浸湿了风澈的胸襟,看着怀里这个可怜的女孩,想起她往日的音容笑貌,想起她在自己困难时候站在自己身边的坚定眼神,想起那个阳光下天真活泼的青春身影,风澈的表情没有变化,而是一种可怕的幽静不断深入人心,甚至连修炼冰法的时渊都感受到了颤栗。原本已经快要听不下去的末痕看到这一幕,马上把自己伸出一半的步伐收了回来,熊熊燃烧的断剑上面的鲜红元气也淡了几分。燕蕊纠结地看着场上的变化,虽然自己也是一腔怒火,但也知道现在还是不要轻易出声轻易动手比较好,他们的恩怨,只有他们可以解决。

    照顾好她,我去去就回。

    仿佛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把梦昙托付给一边的燕蕊,她虽然被突然的话语惊到并愣了一下,但还是果断地伸出手抱紧梦昙。但梦昙并没有因躺在更柔软硕大的胸脯上而减少一丝忧愁,她知道风澈要去干什么,下意识想伸手阻止,但伸到一半,还是咬紧了粉嫩小唇,一滴晶莹的泪花划过脸颊,就像夜空中一瞬即逝的流星。

    看着风澈这一系列动作,族长眼中的戏谑又浓了几分。

    以为装英雄就不是废物了吗?既然你这么急着找死,那我就好好让你见识一下实力的差距吧。

    说着族长便运足体内的灰色元气,外放而出,破开的地面让身后的族人一阵欢呼附和,这让族长心里的沾沾自喜又盛了几分。但没等他反应过来,风澈已经浑身裹满更为凛冽的暗青色气旋来到他面盆,呼啸的拳头缠满黑叶重重袭去。族长吓得一个踉跄,双手灰色元气凝聚成实体,与拳头撞在一起,但直接穿过屏障打飞族长的一幕并没有发生,那灰色元气只是凭空淡了几分,随后一阵剧烈爆破将两人各自冲击而开,在地上破开几层泥泞才堪堪停下。

    风澈看了看自己手中萦绕的元气,再看看远处挨了这一招却只是微微喘息的族长,想起之前遇见的那个族人,略微思索,想必族长他们是动用了什么方法在短时间内提升了实力。那个族人不谈,但面前这个族长既然能接下他这能吞噬一切生机的一击,也就说明他现在的实力不低于人级七阶,看来这一战有点不好打了。

    虽然不知道风澈在想什么,但族长眼中闪过一丝厉色,运足元气双手拍地,眨眼间闪到风澈身后,元气汇聚掌心形成一个巨大灰色掌印朝着风澈的天灵盖拍去。风澈即便分析局面也时刻留着这周围景象,嘴角一咧,身边自由旋转的元气突然四面八方暴动开来,四处游窜的元气仿佛一柄柄尖刀扎进那巨大掌心,一阵阵剧烈轰鸣在两人咫尺之间传来。族长赶忙收回部分元气保护自身,但风澈已经跃上头顶,手里不知何时汇聚好的黑叶气旋双手一推就向前发出,族长目光一凝,顿时张口大吸了一口气,随着肚皮的膨胀,口中的灰色激光也渐渐凝聚。但由于风澈的攻击太突然,族长没聚集多久就将攻击发出,顿时白光闪耀,前所未有的巨大爆炸毁天灭地地袭向整个考核地带。

    众人们虽然在远处观战,但也是全力凝聚出元气屏障才堪堪挡住了余波的侵蚀,那些稍微有点近的族人即便用起了防御手段,也无一不在这声势骇人的爆炸中化为虚无。正当梦昙半睁着右眼,一脸担忧地想看清风澈的位置时,一个人影飞了出来,正是身上略有伤痕的风澈。但他在空中旋转了几圈便凌空停下,静静等待余波的散尽,却看见爆炸中心的族长除了一脸黑灰以外并无大恙。

    弱啊,太弱了,我还以为你有多大长进呢,连我只用了一层威力的攻击都接不下来吗?哈哈哈。

    刚才的交锋明显是族长占了上风,自以为是的他自然不会错过这次嘲讽的好机会,虽然刚才的攻击足足聚集了九成的威力,但习惯于吹嘘的他还是编了个慌。一旁的道士看着族长的眼神中越来越带满鄙夷了,别人不清楚他可清楚这九黎族族长的真正斤两,但并没有因此为风澈担忧,看到那少年吃了这么一个明亏还能保持如此淡然的神情,就知道肯定还有什么招数是还没使出来的,另一方面,能一直保持中立的战场更是因为自己的特殊身份

    族长看到风澈一动不动地漂浮远方还以为他是吓傻了,狡猾的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攻击机会,随即嘴角咧起一个弧度,再次俯下身来双手撑地大口吸气,就想再次聚集灰色激光。

    似乎感觉到了不对,燕蕊忽然眼神凝重地盯向风澈,她能感觉到少年周围的元气,她身边的元气,甚至体内的元气都开始躁动起来,无法控制地略微有移动的趋势。明明没有风,远方的树梢却自己动了起来,湖上的落叶开始在空中乱窜,从迅捷到缓慢到更加迅捷,眼细的人这时可以发现每片叶子在快要接触到彼此的瞬间,会以一种奇异的弧度从上面掠过。原来金色的湖泊开始变得阴暗,地面的阴影也略微虚幻起来,忽明忽暗的天空在此时带给众人一种紧张的气氛。

    《七世命劫》各类小说的巅峰之作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1983520.com/books?n=777.html
上一章        七世命劫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