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七世命劫:二十、潜藏在阴影中的皇族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七世命劫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想先回族落看看,我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皇族好像有个巨大的阴谋正在施展,可能是针对七族,也可能

    时渊若有所思地望向风澈,眨了眨眼睛,似乎有另一番意味潜藏在心。

    两人话音未落,突然不远的草丛发出唏啦唏啦的躁动,引得两人侧目一看,细细感受能从其中发觉到不菲的元气波动。时渊眼中闪过一丝寒芒,但未等两人有进一步的动作,突然从中冒出一个白色人头。一根冰棱从时渊手中脱手而出,风澈定睛一看,赶忙凝聚出一片黑叶追上那根冰棱。

    一青一蓝的两股气劲就在末痕眼前不到一寸的地方生生爆开,不大不小的余波正欲波动开来,立即就在暗青色的风中化为虚无。

    时渊,你是不是又想说每次遇见我你都会走火入魔?

    你可以当上次是个意外。

    在你身边就能遇见很多意外。末痕拍拍散落身上的冰晶和碎叶,整个人从草丛中钻了出来,急促的步伐虎虎生风,隐隐在身后的地面留下一个个浅印,呼吸稳中带急,似乎巴不得一个健步冲过来,眉头中似乎还藏着一缕焦虑,虽然平时看上去就是个很焦躁的人,但这一次仿佛发生了更让他着急的事。

    发生什么事了?

    一有什么异常时渊总是第一个发现,末痕的焦急他自然都看在眼里,不等他来到跟前,时渊揭过刚才的话头立即问道。

    族里来消息了,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听哪个?

    听哪个都一样,先说你听到的第一个消息。

    难怪你修炼的是冰系功法。末痕瞟了面若冰霜不带丝毫感情的时渊,实在想象不出一个看似**岁孩童身高的人一言一行中无不透露着和外貌截然不同的冷漠。

    如果你有在考核之后回到族落得想法,我劝你趁早打消,族长通过传音石命令我们不许回到族落,而且有个任务要交给我们,完成了才可以回去。

    不许回到族落?还要去执行任务?

    时渊细细分析末痕话里的异样,眼睛微微往左下方凝望,仿佛在回忆着什么,听完以后也只是漫不经心地询问道,而末痕并没有理会这些,在一旁继续自己的叙述。风澈在一旁静静揣摩两人的异样,没有多加打扰。

    原本在我们族落附近等待清算命令的皇族你知道吧?他们本来只是奉命驻守在难以察觉的地方,但不知道受到什么指示,他们将我们族落围了起来。族人们也很奇怪,他们虽然没见过清算,但也知道清算的时间还没到。除了一些年纪尚小的族人不知道自己的来历,另一些年纪稍大的族人却心知肚明,他们是被一群神秘人收养,被告知自己是百越族的人,在二十年前在神秘人带领下举族搬迁到这个原本空荡荡的族落安定下来。像搬迁这种小事很多人都没有放在心头,直到最近才从族长口头得知,这个地方原本是有另一群百越族族人在这居住,而他们消失的原因正是自己所即将面临的清算。不过皇族也告知他们这次对他们的清算取消了,但还是奉命来回收那两件遗藏和带走这次百越族的考核人,也就是我们,如若反抗,就会执行真正的清算。族长表面上应承下来,但背地里还是通过传音劝告我们不要回去,因为皇族还可能在离开后留下一些眼线在那。而且,只要不回去,他们就可以说我们是带着遗藏逃跑,皇族也拿他们没办法。我们现在要执行一个任务,就是深入皇族夺得时空权杖。族长并没有明说那是什么东西,只说夺到手里以后我们百越族就可以不再惧怕皇族。

    一根可以对抗皇族的权杖么?那其他族落呢?是否也有这个想法?时渊认真地聆听末痕的漫长叙述,看来是真的不能回去了,得另作打算,不过他还是抓住话中的关键点,继续询问道。

    这就无从得知了,甚至有多少人知道这个消息都不知道,不过光靠我们两人可能有点难

    话音刚落,末痕便略带深意地看了看风澈。风澈风轻云淡地回望向他,自从上次收集完叶符咒之后,古书便不再有任何反应,也没说下一个符咒的动向,看起来可能要到达符咒附近它才会显示,又或者它是定时显示的?但不管是哪种可能,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去各个地方寻找变强的方法还有符咒的线索,并不介意和谁同行去到什么样的地方。

    看到风澈点了点头,时渊叹了口气,看来只能这样了,虽然不喜欢这种被命运操纵的感觉,但注定要面对的,始终逃不掉。末痕倒是爽朗一笑,并没有计较那么多,又可以一起冒险了,这不是挺好的吗?我看你就是被自己那些多余的胡思乱想压矮了身高。

    族长有说明皇族的宫殿现在在何处吗?时渊虽然应允了,但他左思右想都记不起在哪本古籍上有过关于皇族位置的记载,唯一存在的信息,只有皇族对于发现元气这一事,和他们在黑暗统治时期的所作所为。

    没有哦,不过我们现在不去皇族,我们去三苗族。

    何出此言?

    皇族行事向来隐秘,但燕蕊记得族里有皇族的线索,而且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了,她有点担心族内的安危,我相信,你们不会坐视不管的

    一座石碑在远方静静伫立,碧绿色的苔痕将其装饰得与世隔绝,漆黑的夜风来自洗涮着仿佛冬季般雪白的光晕。远方的猫头鹰伴随颤巍石块的落下不断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石碑后面的村落星星点点,密集的乌云悄然散去,露出来的凛冽月光蹭亮了半片星辰,就像石碑旁未知人影闪烁的眼神。

    众人都带着一脸疑惑看着远方出现的一队铠甲,只有风澈发现了一旁满眼悲绝的燕蕊,这让他心里微微吃了一惊,要知道在他印象中燕蕊可一直都是以活泼开朗的形象示人,除了初次在地牢见面那一瞬。

    燕蕊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风澈再次望向远方那些铠甲守卫,但并没有在他们身上感受到很凌冽的杀气或者元气,怎么看都是很普通的一队人,一旁的道士也从刚才的震惊中走出,淡淡地看着那队人并没有多说什么,继续躺在一旁休憩,而且风澈的实力众人也看在眼里,这也是梦昙他们静观其变的缘由之一。

    燕蕊再也克制不住内心深处的恐惧,尖声嚎叫起来。

    风澈用眼神示意了梦昙他们几人,梦昙他们也有所领会,纷纷运起元气脚尖往地面一点就往山下离去,时渊走之前若有所思地托腮盯着那个手爪图案的肩章,随即也跟着众人离开。风澈是最后一个走的,经过道士身边时伸出掌心示意了那四片金叶,一旁的末痕看到金叶的数量,心里略微有些感动,但并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向前行进。道士并没有伸手去接,继续维持着休憩的状态,左手一挥,反而丢了一个水晶手链给他。

    金叶拿去吧,这次的考核你们过关了,但这次的考核对现在的你们来说没有多大必要了,这个就算你们这次的任务奖励,相信会派上用场的。

    风澈有些无奈地望着手里的水晶手链,但并没有拒绝,回头望了一眼远方那群人,再次看向道士。

    他们是谁,你不跑没事吗?

    他们就是原本要去各族清算的皇族,不管有没有事都得留在这。

    随后便偏过头去,不再理会身边的事物。看到道士这副反应,风澈也不多纠结什么,做了一下告辞的手势便绝尘而去。

    《七世命劫》各类小说的巅峰之作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1983520.com/books?n=777.html
上一章        七世命劫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