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七世命劫:四、葬神峰的秘密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七世命劫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嘻嘻,你们就是这次的猎物吗?

    洁白的身躯,棱角分明的羽翼,不声不响之间,远远地从一地绿意盎然惊掠而起,仿佛蓝色纸卷兀然被泼下的一笔白墨。那不知名的鸟尚未让人看清它的模样,就从几人之间一瞬即离,飘落的羽轻轻敲打着彷徨的叶,地上再也看不到去冬的残留,只有星星嚷嚷的绿与白在默默点缀。

    梦昙一直觉得那棵树不对劲,不仅仅是在兜兜转转中觉得眼熟,不知觉中能感到上面缠绕着的淡淡灵力,缠绕着的力量居然隐隐比元气还纯粹凶煞,但一用元气细细查探,之前那种感觉就消失殆尽,也可能是这片密林自己孕育出的奇特存在,毕竟很久没人来过,出现什么也不稀奇。但如果是人为的话,从那和九黎族截然不同的运功方式来看,想必此行的目的就在附近。

    直到两个人的身影从那上面默默呈现,一人背着古铜色的断剑,手里足间都透露着一种不拘小节的风范,炯炯有神的眼泡无畏地盯着来人,及膝的长袖任由风的灌入。另一人咋看之下是个**岁的孩童,但浑身上下却感不到一丝稚嫩,看似心不在焉地左顾右盼,但细细一瞧,能观察到那眼神的锋利,无意的一眼对视,仿佛身处七八只眼睛的焦点。最后两人驻足在风澈他们面前,像是等候许久的样子,四个人严肃地看着对方,谁都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有先前那句问候淡淡地飘荡在天地之间。

    考核者?到底这片密林是用来干什么的?考核者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族长到底瞒了他们多少东西,为何连师父都未曾提过?

    风澈细细揣摩着当前的局势,但却没人给他答案,既不想误伤无辜,但也不能听之任之,以不变应万变仿佛是当前最好的决策。

    之前吭声的少年突然嘴角一咧,手上略微移动,见状。风澈心头一动,元气迅速下沉丹田,下意识就要发动师父传给他的秘技。

    太好了,原来还有其他考核者,我一开始还有点担心我们两人会不会不够它填腹,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吓了我一跳,也不知道是怎么从那个时代存活下来的,反正我只在拍卖会上看到它同类的骨骸。看吧,时渊,我就说没啥好担心的。

    白发少年末痕从风澈和梦昙脸上扫视而过,瞥了身边的孩童一眼。

    你是忘了师父临走前的嘱咐还是忘了以前考核中发生过的事?要知道这里最危险的,可不止那头守护兽。

    时渊眼里依旧充满着凝重,不断揉着眉心,并没理会同伴的眼神,依旧盯着远处某个地方。

    言之有理,如果你之前没有大发善心设下这幻阵防止他们误闯守护兽的地盘,我差点就信了。

    末痕点点头,看了梦昙一眼,眼中多了几分似笑非笑。

    守护兽身上可是有那玩意,你觉得我们能任其被一个可能也知道这个秘密的人靠近?当然,你完全可以拿你那把从没磨过的断剑看看能不能斩破我的幻阵。

    你那把蒲扇才要磨呢,你当我拿的是杀猪刀?

    末痕白了时渊一眼,不再看他,而是收敛了一下神色,饶有兴趣地看向风澈。

    考核者?守护兽?

    梦昙眨眨俏皮的双眼,看向身边淡定的风澈,和听到这话愣了一会的末痕。

    你们毫不知情?等等,你们身上有夜白师尊的遗藏吗?还是,就是单纯误闯进来?

    梦昙和风澈看了彼此一眼,他们怎么知道遗藏的事的,以师尊的功力别说四周是否有眼线,即便是风吹草动也会被立马发现,但反过来想,话里的意思好像是在说必须要有遗藏才能够进入这里?难道眼前的人是师傅前几任收的弟子?比起梦昙,风澈知道得更多一点,再她满眼疑惑中轻轻拍了她的肩膀,点头示意。

    没错,我们是有所继承,不过你们也认识师父?

    这次轮到,末痕他们四眼相对了,仿佛在辨别话中的真实性,师父他什么都没有告诉你们吗?不对,就算师父没说,你们族长也肯定是知情的,一般这种事都是由每一任族长对后辈进行详细交咐,这可是关系到部族安危的大事,但

    什么?父亲也知道?还会威胁到部族的存亡?怎么可能?但他在我面前的确只字未提呀,到底怎么回事?

    看来事情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要知道父亲给她留下的是疼爱有加,十分宠溺的印象,而平时虽然喜欢在外人面前吹牛,但在自己的女儿面前还是知无不言,无论是涉及自身还是其他重要的事都没有追加过多夸张词藻,更别说是现在听到的这些了。还是说,这是他们带着其他目的闯入禁地的借口?想到这,梦昙身上的元气略微有些躁动。

    许久未再出声的时渊看了自己一眼,并未多说什么,末痕压根没留意到这一幕,依旧若无旁人地进行解释。

    罢了,罢了,可能是忘了吧,这可真像我们的大长老,上次拦截居然连俘虏都忘了带回来,搞得部族莫名奇妙半夜遭袭,幸亏师父及时醒来,不然咳咳

    似乎感觉到时渊用灵力戳了自己一下,回过神来继续说道。

    刚你们说这是九黎族的禁地对吧,其实严格来说这并不算禁地,而是在黑暗统治时期结束时七个部族和皇族所作下的一个约定,每个部族每二十年都要从族人中挑选两个实力最强的以祭祀为借口在那一天参与考核,只有通过考核的人才有资格继续继承元气的修炼方式还有以防任何一方实力过强打破和平而被分散到各个族落的十四圣器,也就是师父留给我们的遗藏。当然,实力的继承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也有可能二十年都培养不出一个勉强合格的族人,于是,守墓人诞生了。他起先由七个部族和皇族尚有保留地合力进行培养,然后代代传承,达到要求以后代替上一任守墓人去各个族落收徒,除了特殊情况,一般都是每族收两人,传授他们相应的修炼功法,和负责遗藏的挑选继承,而夜白师尊就是这一任的守墓人。而且结束黑暗统治,逼迫皇族签订和平条约的战役也是你们九黎族发起,最关键的时候也是你们那位先祖力挽狂澜,所以考核地点也就设立在你们这边。

    末痕说罢,便满怀期待地看着风澈和梦昙,想看看他们第一次听到自己身边藏着这么大秘密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要知道当时听到族长这么一说,自己还被吓了一跳,之后半信半疑地听夜白师尊更详细地再说一遍,自己被吓了两跳,一想到自己是族里的天选之人就一夜睡不着。但当看到远处两人淡漠的神情,比族里的雪泉还一尘不染,末痕纳闷了,不应该呀,难道是信息量太大惊呆了?或是自己说得太快太难懂?还是两人之前就听说过,刚才只是装的?虽然不知道前两种可能性有多少,但想到自己有可能被耍了,嘴角就一直抽搐,也就不再多计较什么。

    可他不知道的是,对于风澈来说,他和族人的感情并不深,虽然记忆里他是被九黎族一位老妇人捡到收养,而且还是在族里长大,但他和老妇人从小到大受尽的欺侮此刻却历历在目,更别说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族落利用冒死来参加对他们很重要的考核。而且不知道为何他发自内心深处地不喜欢和人争斗,皇族,遗藏,功法这些可以的话他也不想沾染,能走到如今这一步有一大半是承了记忆里师父的情还有自己肩负的收集使命,更何况给他这本古书的师父还是个与族落无关还对族落略有偏见的守墓人。

    而梦昙却没有想那么多,她脑里一直徘徊不去的一个疑惑就是父亲为什么不告诉她?自己难道不是他最重要的亲人吗?隐瞒自己到底有什么目的?虽然他名声不好,有些事是处理得不妥当,当他毕竟也是自己最珍视的人啊,即便他对自己做了师父的徒弟有意见,甚至想要自己身上的遗藏也可以直接说啊,为什么临近考核日几天也还是装得和平常一样地只字不提?突然感到好不安。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不知道为何梦昙只感觉到一股发自内心的寒冷,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意识望向了风澈,眼里满是迷茫,恐慌,无助,而风澈这时也在心猿意马地想着别的事。时渊一直在旁看着他们的变化,微微叹了口气,及腰的长袖伸出一只异常白皙的手,以一种诡异的姿态轻轻一晃,空气以一种难以察觉的波动扩散开来。原本看他们略微惆怅的表情也不知道他们想起什么,想净化一下他们的灵台,但这么一弄,才发现不对劲,他们的脑海里,好像封印着什么,和元气无关,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感觉爬上后背。

    但时渊的手段终究还是起了效果,风澈眼中率先回复明智,仔细一琢磨,感觉好像还漏了什么。

    如果考核不通过的话,会不会有什么惩罚?

    末痕快等得不耐烦了,刚想出声,却看到风澈在许久之后吐出这么一句,愣了一下,惩罚?好像并没有提及惩罚,不过族长倒是有叫我们通过考核后马上回去,无论付出任何代价,我就想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不就是一个祭典吗?有没有必要考核完马上回去进行,找个人代替我们不就行了。末痕没想太多,直接就把心里想法说了出来。

    《七世命劫》各类小说的巅峰之作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1983520.com/books?n=777.html
上一章        七世命劫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