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七世命劫:六、命悬一线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七世命劫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呵呵,你们以为你们赢了吗?要知道你这话每个失败者失败之前都重复过一次,既然你们这么心急想找死,那么就睁大眼睛瞧好我们这最后的

    忽然间大地再次震颤起来,从远处不断传来树木重摔在地的声音,一股极其刺鼻的泥味仿佛得到自由般一涌而出,时渊和对面的少女立马静下心来放出元气细细探察,在收回第一缕元气的时候,时渊脸色大变。

    那边,居然没有一丝元气波动,难道是

    溅起的尘埃挂在空中久久得不到自由的落下,交错的霾有那么一霎那将整片天空的蔚蓝遮蔽得密不透风,任何一缕误入的光都无法在其中找到出路,只能在漫天阴暗中反复徘徊,微微盘起的风旋也阻止不了碎石的飞扬,龟裂的地面一点一点向更多地方延伸,就像在旧仇驱使下一点一点狰狞的面孔。

    青发少女看着眼前被同伴挡下的深蓝色蒲扇,原本朴实无华的凤羽此刻被丝丝寒光镀满,比起空气中微微泛起冰晶的寒意,比起这寒意,周边的人们更感受得真切的是接踵而出的锋利寒气,豆大的汗珠从微胖的脸颊划过,周围凛冽的风仿佛宁静了下来,任其在空中凝为一颗冰珠,又迅速碎成一雾冰晶。

    紫发少年迅速将元气汇聚在紫锚上一颗不起眼的晶石,一缕幽光拂过,兀然间一股巨大的爆破力将浑身寒气缠绕的时渊生生震开,身体划过的空中不断传出冰晶粉碎的声音,划出了一段距离后将这股冲击力堪堪抵消,安然落在风澈他们身边。

    兄弟你今天不太对劲呀,平时叫我不要冲动,现在反倒是你自己第一个冲上去。

    看到这一幕,对面两人只是有点讶然,但并没有太意外,即便是见面就动手的他们也见过,只是没想到这一代的新人也有这么狠的角色。但末痕就彻底是被颠覆三观了,他认识时渊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对于这个人的性格他敢说比本人还了解,无论再危急的关头,再突兀的袭击,时渊也会先分析观察几回合,顶多让自己上前稍加试探,再拟定相应战略,因此他两这个组合至今从未尝过败绩,也是这五千年来唯一在族内享有战无不胜美名的搭档。但像刚才这样,连对手的元气运行方式都不知道就贸然出手,这还是第一次看见,而且看起来还丝毫没有留手。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居然接下我这把紫落魂陨还能安然无恙的站在那,要知道连你们师尊都险些陨落在这把武器下面呢。不过你也不用太着急,我们还有大把时间可以进行这次的杀戮游戏,我下手很快,并不会耽误太多时间。

    居然连你们自己的师父都下得了手,难怪当年面对那么无辜的一个小女孩都能那么无情。

    时渊并没有理会紫发少年的冷言冷语,但还是一改平日的风轻云淡,锋利的眼神带着一脸狰狞死死地盯着对面两人,仿佛刚从野外被捕捉起来的恶狼,攥着蒲扇的手微微颤抖,紧紧握住的姿态就像握着把千斤重的大剑。

    看着时渊的变化,末痕也收起一脸吊儿郎当严肃起来,背上的断剑兀然从背上爆破而出,一股浑浊的灼热气息瞬间扑面而来,仔细一看似乎连脚边的地面都略微变得泥泞。先前并没有仔细观察,说这是一把断剑也并不恰当,它有着完整的轮廓,和其他同样有着华丽装裱的剑最大的不同,就是剑身是完全破碎开来的,一片片碎片按着原有顺序漂浮在剑柄上面,剑柄喷射出的火焰不断在间隙中穿梭,每一缕环绕一圈后都会再次回到剑柄中,很怀疑攻击的时候那些漂浮的碎片会不会被甩出去拿不回来。末痕看起来对什么都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不过他只是很少有严肃的时候。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时渊,但他知道,他最重要的伙伴现在需要他。

    小女孩?我们南蛮族杀的小女孩多了去了,你说的是哪一个?

    似乎感觉到身边人灵力的异动,末痕不再多想,借助火焰的爆破力随之向前突进,无垠的天空被灵力发散出的光映照得忽红忽蓝,期间几片无意落入的叶在短短一瞬间化成冰晶,落到地面却已是灰烬。有了时渊的第一次突袭,紫发少年看见自己话音刚落就冲上来的两人早已做好准备,紫色的雾破体而出,顺着手臂一层层缠绕在紫锚上面,隐隐约约能听见竭斯底里的嚎叫声一阵一阵地冲击在耳膜上面,随后被缓缓举起,每举一寸周边的空气都会剧烈波动,光是站在远方都能感到心脏在这种波动下油然而生的压抑感,从这气场上看,哪怕是葬神峰抗住这一击都会被毁掉半个山头。

    一根冰棱带着耀眼的蓝光带着嘶嘶破空声呼啸而出,眼睛根本更不上飞跃的轨迹,几乎是眨眼间就到了紫发少年跟头,眼神一凝,方才手中的紫锚在电光火石之间留下层层幻影出现在冰棱面前与之相撞,这一撞看似很轻,突然间紫色元气和蓝色灵力就被炸得翻滚开来,不断在大地上奔腾肆虐,碎石在空中噼里啪啦化成齑粉,途经之处寸草不留,强烈的风压带着花草的气味扑面而来,即便把袖袍拽住,也依旧会灌满风被狠狠吹起。

    但这只是开始,密密麻麻的冰棱蹭蹭蹭地接连在时渊身边出现,每一根上面都缠绕着锋利的寒气,连旁边的冰棱都隐隐有碎开的趋势,而刚才那根冰棱仿佛只是走火般脱手而出,仿佛略作沉吟,冰棱刹那间消失大半,漫天都是飞逝的蓝光好不精彩。而紫发少年此时嘴角也开始有些抽搐了,面对这磅礴的攻势他没有时间多加考虑,顿时将蓄力已久的紫霾在惊天动地一阵轰鸣中用力一掷,挥洒而出。

    起先只是浑浊还会发出奇怪声响的一团,随着时间的挪移,一圈圈深色紫旋在上面慢慢浮现,沉淀,浮现,越来越密集,仿佛在酝酿着些什么,不多时便跃进众多冰棱中间,相互碰撞的那一刻仿佛世界都安静了。一响过后,蓝紫相间的爆炸力场带着震荡的轰鸣声成浑圆状吞噬了那一片空间,伴随着声响各异的爆裂声不断响起,阳光,风,尘埃,落叶在大地上接连化为虚无,剧烈的震荡深入灵魂,甚至有那么一霎那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无论怎么挣扎的无济于事。

    在夺回身体控制权之后,风澈反应过来,转身就欲离开,梦昙看着风澈欲离的背影忽然间有些难过,随后不久便感觉到一股略弱于这股爆破力但不乏暖意的元气包裹住自己,躁动的世界仿佛再度陷入平静,在元气的推动下向前轻轻一钻,就躲进一个宽厚又柔软的胸膛里。风澈毫不犹豫地将身体往地面一侧,毫无死角地将梦昙护在身上。几乎是同时,元气再也支撑不住爆破力的冲击破碎开来,擦着风澈的发梢狠狠冲向远方。

    放心吧,就算天塌了,我就是你的天。

    真是个棘手的家伙。

    这个棘手的家伙现在只希望你在下地狱之前,记得去天堂在我妹妹面前好好忏悔。

    直到一股嘶吼声从背后传出,紫发少年才反应过来刚才只顾着提防时渊全力以赴发出的一击,忘了看这期间他的动向,感受着身后铺天盖地的锐利寒意,现在只来得及用余光扫视着时渊手里那凤羽完全展开,呈立体状带着深蓝色的灵力洪流迅速旋转。灵力洪流是灵力实体化的象征,无论是元气还是灵力,要实体化就必须百倍同样体积的灵力进行凝聚,造成的巨大杀伤力是任何一种运行方式都无法企及的。但进行凝聚甚至达到实体化的程度同样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在这一击发出后有一段时间内大部分功法都无法使出,如果实体化的功法载体是禁术,甚至会造成经脉寸断,百骸沉沦,功力散尽沦为废人。不到万不得已或者确定是用完能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还是没人会选择采用实体化这种方式进行攻击。

    但对于现在的时渊来说,仇人就在眼前,复仇的**已经让平时如此冷静的人失去了所有理智,但也看出他对自己妹妹情谊的深厚程度,她的音容笑貌仿佛在此刻浮现眼前。不过一看到眼前的紫发少年,想起幼时眼睁睁看着自己妹妹血溅白幔,临终前看着自己的眼中充满着无助和痛苦,而自己只能以一个无能力者的身份在旁边束手无策地听着他丧心病狂的尖锐邪笑声,复仇的怒火就完完全全占据了整个内心。

    就在时渊快得手的时候,紫发少年一扫脸上的挣扎,反而一脸笑意地看向时渊背后。

    我说,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

    时渊才没管他说了什么遗言,直接把手里蓄力已久的蒲扇往他的要害狠狠推去,但就在这时,一缕青光闪过,带着惊天动地的威势抢先和蒲扇撞到一起,虽然也引起爆破,但两者产生的大部分元气碎片很快就被另一股力量吸走,纵然如此,爆破的力量还是如数落到紫发少年身上,带着一身乌血从空中划过,身上不断爆开血花,泼下一道道红色的痕迹,途经之处皆有血液溅落,嘭的一声狠狠摔在地上蹭出好长一条沟壑才堪堪停下。

    时渊现在才反应过来,看向攻击的来源,才发现一条铺天盖地的吞天巨蟒噙着一嘴青光拔地而起,骑在巨蟒头上的是之前的青发少女。在巨蟒出现之前这股元气的上涨已经持续好久了,但就是因为之前的爆炸还有他一心只想复仇的缘故才没留意到。顿时明白这个少女之前不参与战斗的原因,原来她并不擅长及时性战斗,她的所有战力需要消耗时间进行召唤才能应用到战斗中。

    该死的,之前没有留意,早知道应该先解决那个少女才对。

    行了,闹剧就到此为止,今天和你们的战斗很愉快,下辈子再见。

    话音刚落,巨蟒口中的青光开始大放光芒,一股远远超过先前爆炸的威压隐隐从中显露,连周围的空气也开始变得模糊,从那团青光的范围上看,他们在场四人都不可能躲开,要中断那条蛇对攻击的发动显然不可能。从一开始就没出手过的风澈正在思考要不要出手,可是由于那本书的反噬,自己现在能动用元气的机会没剩几次了。就在犹豫刹那,少女双眼一瞪,青光就要脱口而出。

    嘭的一声炸响,滔天的火焰从蛇头侧边袭来,铺天盖地的青光随着巨大蛇头被硬生生打歪,浩大的光柱带着呼啸的破空声向远方疾驰而去,忽而一声炸响从四面八方袭来久久不息,碎裂的云朵仿佛天空被撕开的裂痕,直到光柱散尽,空中依旧被拨弄出朵朵涟漪。

    随后巨蟒的身形也开始虚幻起来,看来这一击耗费了用来构筑巨蟒的大量元气,少女挂着一脸惨白看向火焰的来源,尖声叫道。

    怎么可能?你居然能在我的荆蛇万幽阵存活下来甚至还把它破除了?

    抱歉兄弟,我来晚了。

    看着远处一身褴褛,脸上还有淡淡血渍,但浑身裹满的火焰依旧旺盛的末痕,与少女满脸阴晴不定的愤懑不同的是,时渊心里充满了劫后重生的释然和一种说不清的感动。

    《七世命劫》各类小说的巅峰之作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1983520.com/books?n=777.html
上一章        七世命劫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