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七世命劫:八、黑龙的真面目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七世命劫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这个混蛋!

    末痕炽红的灵力快速缠绕上了拳头,火焰间激烈的碰撞隐隐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在空中留下红色的幻影倒映着末痕狰狞的面孔呼啸着朝风澈的面门袭去,途经之处连空气都被烤得焦黑,毛孔隔着一段距离都能感觉到上面的灼热。

    风澈哥哥小心!

    突然而来的变动让在场所有人都惊讶了一下,一直留意着风澈动向的梦昙率先发现这一幕,磅礴的元气从四肢百骸冲脱而出,仅仅一霎那,就带着犀利的破风声在风澈面前凝聚出一道粉红色的屏障,远远看上去有些一戳就破的虚幻,仿佛只是一道幻像。末痕也发现这一点,眼中多了一丝不屑,以为这点伎俩就能将攻击阻止了吗?这小妮子太小瞧人了吧,现在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力量!

    末痕冲击的速度陡然加快,拳头上的灵力直接来到屏障上面,但想象中的透过这层幻像攻击到风澈的场面并没有发生,那屏障反而闪耀起剧烈的粉红光芒,在末痕的目瞪口呆中将炽红灵力化为虚无,全数冲击在末痕身上。随后带着一身乌血飞出好远衰落在地。末痕颤抖地抬起手擦擦自己口中的鲜血,勉强地从地上撑起身体,愤愤地瞪着这边。

    很好,非常好,你们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却在我们和南蛮族的争斗中袖手旁观。

    很抱歉情急之下我下手有点重,而且当时的战斗发生得太快,我们并不知道出手是否合适。但你为什么要攻击风澈哥哥?刚才我们不还是伙伴吗?就因为这么一点理由?

    伙伴?伙伴会在你遇到危险还受伤的情况下叫你不要跑,先看看会遭遇什么危险?你知道刚才时渊为了让你们逃跑付出了多大代价吗?他刚才在献祭自己的寿命啊!

    住嘴末痕!刚才是我自愿的,和他们无关。幸亏刚才留下来看了一眼,不然任那种生物在这里逗留,损失的可不止是我的寿命,我们全部人,今天全都走不出葬神峰!

    时渊看了眼一脸愕然的风澈和梦昙,无奈地看着自己还在气喘吁吁瞪着那两人的兄弟缓缓解释到。自己这位兄弟虽然说出的动手理由让他略微有些感动,但他终归还是太冲动,没分清楚事情真相就妄自动手,还好那个女孩及时出手才没有酿成什么大错,不过从她刚才的手段上看好像修的是意念属性的元气?而且实力貌似还不低于人级四阶?那么那个神秘的男孩又拥有什么样的力量?今年的九黎族,真是有趣。

    我才不管!反正你变成现在这样和他们脱不了干系,我

    末痕话音未落感觉自己仿佛置身冰窖,不仅嘴唇连手脚都开始麻痹了起来,低头才发现自己身上泛起的薄薄冰晶。时渊他到底在想什么?都这样了还要袒护那两人吗?等我先把这冰晶融了,再好好找你们算账。想着想着末痕也就不再吭声,静静地躺在一旁聚集灵力。

    时渊看着末痕的变化,放下微微一握的右手,无奈地叹了口气,凭自己对末痕的了解,知道他并不是个能快速消化别人话的人,想必不会善罢甘休,还是先让他冷静一会,尽快解答风澈他们这边的疑惑再说。

    刚才那只生物到底什么来历?为什么说我们会因其丧命?

    风澈无奈地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缓缓镀步到时渊身边,将其扶起用元气检查他的伤口,几颗晶石从袖口浮出,用着肉眼可见的速度治愈着损伤最严重的地方。

    九黎族的黎明之核么阅历丰富的时渊看着那几颗漂浮的晶石,恢复了几分气力呢喃道。

    也罢,就说说那只生物的来历吧,其实我也没想到,这个世界还会有那种生物存活,哦不,应该说是这个时空。那是一种叫做幻天殇的生物,起初是从一艘沉船打捞出来的古籍上看到的,没人知道那艘沉船是何人所造,也不知道是从哪来开往哪里的,甚至那艘沉船的建造材料都见所未见。不过从蛛丝马迹上可以看出它是在比黑暗统治更早之前就沉落了的,但那个时期不可能有造船技术,所以那很可能并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存在。换句话说,名为幻天殇的生物,沉船,古籍都是源自于另一个时空,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测,也有其他长老说是很久以前就出现的人类文明,又或者幻天殇就是一种上古生物还开发出了自己的智慧,只不过灭绝了。而那本古籍上面的符号也是我们前所未见的,应该是那个文明的文字,上面的信息基本上都是由那些符号和一些奇形怪状的怪兽图画组成,但有一部分符号和我们这个世界一些东西很像,也就可以以此略微推断出一些信息。里面有一章提及到幻天殇的存在,但我们能解读的很少很少,只知道它的名字,还有它在满月出现时,会‘睡觉’,也就是除了它本身以外方圆百里的事物都会在无尽的黑暗中,化为虚无。而离满月出现,只剩五个时辰了,据往年考核者的信息来看,考核所需要的时间从三个时辰到十个时辰不等。现在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了吧?

    语音刚落,时渊便甩开身上的尘土站了起来,除了身上衣物的血渍是战斗过的证明,浑身其他地方看不出一丝损伤,脸上的表情就像刚见面时那样风轻云淡,就像一只沉眠已久的鹈鹕,准备再次飞掠回久违的天空。

    走吧各位,考核之湖就在不远处,我们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

    风澈和梦昙相视一望,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凝重,信任,还有踏实。转眼看看远方陷坑里的末痕,他在梦昙的帮助下身上的伤口也好得七七八八,身上的冰晶也尽数被自己融化,起身看了他们一眼,苦笑一下,转身向不同的方向走去。

    你要去哪里?

    风澈看到这一幕,内心咯噔了一下,误会不是解开了吗,可他为啥还要

    我想一个人呆一会,放心吧,考核关键的时候我会出现的,我知道这里并不止一条路可以通往考核之湖。

    说罢,背着众人摇摇手背自顾自走向远方,阳光将他的背影拉得很长很长,就仿佛旁边一颗苍老的磐石,上面细微裂缝渗透出的水珠,一阵微风悄悄拂过,将它混着尘埃卷向远方。

    不管他,他需要时间。

    话音刚落,时渊也向前步步迈进,坚定不移地看着前方,风澈看了看两人的背影,叹了口气,并没有多说什么,也动身向前,那个充满未知和谜题的考核之湖。梦昙就非常简单了,看到风澈跟着时渊走向远方,也果断踩上他们的背影。人不管踏上了什么样的路,都只有一个方向可以选择,不是向前,就是向后。

    微风开始变得凛冽,苍老的磐石稀里哗啦地破开表岩,露出了里面,融了一半的深寒。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逃命要紧。

    话音未落,一道银亮的风刃带着压迫心智的风压呲啦呲啦地隔空划下,银色的气旋明晃晃地在上面左右波动,看见其他生物的时候黑龙的头停顿了几秒,但仿佛并没有把他们当回事,只是甩甩爪子随意扔出一道攻击,然后别过头去继续破坏。

    元气实体化?可是明明探察不出元气的存在。

    时渊看着这遮云蔽日的一击脸色略微有些苍白,但并没有流露一丝慌张。寒意瘆人的蒲扇迅速消失,一缕缕幽光先后在手指上缠绕,双手置在胸前快速变动,在空气中划过时幽光居然自行脱落以原有痕迹漂浮着。不一会儿,一个通体幽蓝的术阵缓缓成型,但就在看似要停止变动时,术阵忽然碎成晶末,化成点点晶光向风刃的方向扑掠而出。当与风刃接触的时候,想象中的爆炸并没有发生,而是以一种奇怪的方位,疏密不一的分散在四周。就在这时,惊人的一幕发生了。不止风刃停止了移动,连周围的粉尘,碎石,残枝碎木都在那些粉尘覆盖的范围中停止了移动,甚至连阳光都无法穿透,以致地面出现了一大片阴影。

    我们快走!

    脸色越发惨白的时渊身形刚欲移动,突然哇啦一声吐出一大口血沫,一地鲜红隐隐参杂着乌黑,末痕从刚才就一直握紧拳头,一直想要说些什么,但明显不是时机。

    风澈看到这一幕,才知道时渊现在身体情况极其不妙,而且刚才那一招对他的损耗好像不小,但现在没时间计较这么多,只是略微飘过这些念头二话不说,用元气拎起时渊就和其他两人往远处疾掠而去。

    黑龙用余光瞟了瞟这边的情况,静立在原地呆呆目送那几人离去,并没有多加追逐,只有巨大的身躯发出嗡鸣般的颤抖。

    《七世命劫》各类小说的巅峰之作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1983520.com/books?n=777.html
上一章        七世命劫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