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霸上春秋:第十九章 呦呦鹿鸣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霸上春秋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带领先民从蛮荒之地走出,而又重归于蛮荒,不再为后人所知。

    伊希想着山海经和搜神记上令人热血沸腾的上古神蛮大战,回到沉睡中的上西院东墙下。手指轻扣石缝翻过院墙,纵身跳下,十步之外就是一处竹林深处的偏僻木屋。

    她推开房门,进去后关上门,就着窗外月华走到窗下地铺,合衣躺下。

    一屋子淡淡的硫磺、药材熏过的味道。竹林蛇多,既驱蛇又驱虫。

    伊希双手叠在脑后,回忆大屋祭祖时鹤驾西的言神举止。

    虽然她也没见过巫,但就是觉得他不像巫。大约会一些巫术。术士。

    鹤驾西有一张从不离身的羊皮古卷。谶纬、卜辞之类的上古秘法流传下来,是个文人都能去悟。鹤驾西把巫术钻研成了房中术,所以从不表现令人尊敬的巫士身份。上西院的主意就出自此人。

    哪天把他的羊皮卷偷了,算作对他的惩罚。

    伊希迷迷糊糊地,拉过身下的被褥一翻身,裹着被子就睡着了。

    月光从竹林空隙洒下来,渐渐拉长,照在矮榻上姑娘露在被子外的一只白雪手上,缕缕荧光,银丝般随同她的呼吸,钻入了细嫩的无名指。无名指骨一闪一闪,熠熠生辉,隐约可见。

    伊希睁开眼,愣了愣神,不知昨夜怎么就睡着了。

    这副身子骨到底不经折腾。

    呼出一口长气,一把掀开被褥,从床上一跃而起。迅速脱下厚麻裳裙,穿着亵衣在屋中打了一套查拳。压指、弹腿、滑拳,拳打卧牛之地,然后再搬了几个瑜伽柔骨。直到通身出了一身大汗,才带上盐包和葛麻巾,打开门,出门到竹林溪洗漱。

    这条溪是根系水,上游无住民,她平时也用得放心。她就曾经见过在半山腰居住的山民,直接在屋后溪径流上盖个竹棚充当卫生间,十分地天然。至于下游,谁也管不着。

    这个时空也还无污染一说,空气无比清新,晨间鸟鸣啁啾。

    伊希在冰凉剔透的溪水中游了几个来回,头发和身上全用盐搓抹过,然后洗净回屋换过内衣,前后用了一刻钟。

    上西少女没人会起这么早。不然一早饿着肚子,要到接近中午才吃得到朝食。

    冬季朝食按伊希的时间算,大约是上午十一点左右。而现在才不到六点。

    伊希也不愿意等,然后她就开始装扮自己。打算首发出村,目标无盐邑。顺利的话半天就可打来回。坐牛车反而要一整天,还要在无盐邑客栈住一晚。她不需要,辅食前就能赶回来。

    至于贻误朝食,问题到不大,有鸢儿在。

    伊希没告诉鸢儿要去无盐邑,算是考验她还会不会再克扣卫罗氏,故意让她撞见。

    朝食也没硬性规定必须亲自去领,不然那些有夜间娱乐活动的长辈们首先就会闹意见。而自从她来了,也不再带罐子回上西院,给上西少女们任何可乘之机谋算她的命。

    何况,西芪和西荇还不知是否有命活着回来。

    二女既是送宗族来人的礼物,自然不会死祭。但会以损失什么为代价,只有鹤驾西那个老不死才知道。如果二女送成功,当然更不会回来了。

    伊希忽然放下竹梳子,盯着窗外竹林上的天空,问道:杀了两女算报仇,还是替她们解脱?

    金黄的竹枝摇曳,绿叶簌簌无应答。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微曦中,姑娘背上包袱,从竹林后陡峭的绝壁缝隙攀上东阳山,钻进了水洞。不久之后又钻出水洞,来到东山坡下。站在卧牛石旁,两村界前,望向东阳山南密林,河西属地。

    她见过蒙胖的来去路径,和他的绕避法。陷阱和捕,两村并没多大差别。

    当姑娘钻进山南密林,又再次钻出,站在东阳山南的西尽头处,放眼望去——

    万丈朝霞中,白云蓝天下,平原沼泽地一片金色蒹葭。

    一声声,似有呦呦鹿鸣。

    姑娘攀着树皮缝,轻灵地爬上了大树,贴伏在一条横枝的杈窝中往斜下方看去。

    从黑暗望向光明,这个视角可以最大限度地观察室内。

    石屋空间高、跨度较大,没有立柱,显得十分深广。四周壁上点着十数盏松油灯,跳动着的昏黄光影映照着屋子中央石子砌的水池,雾气弥漫,是一口温泉的泉口。咕嘟咕嘟冒着涌泉,象煮沸的奶白汤水。

    《霸上春秋》各类小说的巅峰之作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1983520.com/books?n=92.html
上一章        霸上春秋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